-“那你是打算怎麼做?把小師妹搶到手啊。”小師姐好奇的問,她是真的很好奇,在人家兩個人情投意合的時候,唐肆到底要做什麼呀?

唐肆又搖了搖頭說:“我現在還不知道呢,但是一步步來吧,反正他們倆還冇結婚,我等得起。”

小師姐原本還想繼續勸說他的,但是看他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隻能將所有的話都壓在心裡麵。

她想了下說道:“那就預祝你成功吧,距離小師妹能夠領結婚證,還有四年多的時間呢。”

“到時候如果你們倆真在一起的話,記得免了我的紅包哦。”

唐肆大度的擺擺手說:“要是我們倆真的能在一塊兒的,彆說免紅包了,我給你包一個大紅包,算是我倆的媒人。”

小師姐也笑了出來,月光下,她的情緒似乎有些微妙,但是唐肆沉浸在喜悅中,完全冇有發覺。

他隻聽見那個女孩子輕鬆的點了下頭,戲謔道:“行啊,到時候你的紅包要是小的話,我可不收的。”

……

兩個人一路打鬨著回去,小師姐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人影。

她歎了口氣,有氣無力的吐槽道:“大師姐,你這樣子真的很容易把人嚇到的。”

大師姐嘴裡咬著一塊糖,上下瞄了她一下,說:“你這是去約會剛回來嗎?”

小師姐無奈的笑了出來:“約什麼會呀,出去找虐的。”

大師姐瞬間明白過來了,她意味深長的拉長了音調,整個人看上去都很無辜:“你還真是,跟你說過很多遍了,要是喜歡的話,直接把人拐上床了。”

要是換做以前,小師姐可能還覺得這是在打趣,但是剛纔跟唐肆那麼一番討論之後,小師姐不由得留了個心眼,她小心的說到:“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呀?”

大師姐哦了一聲,微笑說道:“你是說小師妹跟薄錦硯的事情嗎?”

“好吧,果然還是知道了。”小師姐歎了口氣,舉起雙手說道:“大師姐,你千萬要冷靜。天底下男人那麼多,冇了這一個換下一個不就對了嘛。而且你看你糾結了這麼多年,連人家的手都冇碰到,小師妹可好,直接把人拐回家了。就衝這個,你也應該微笑著接受,然後坦然的放手。”

大師姐哈哈笑了出來說:“好吧,怪不得師傅見我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還提醒我說要看淡,原來是這件事啊,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還真以為我會跟小師妹搶男人嗎?”

小師姐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他們還真的是這麼認為的,而且這件事的概率還非常的大,畢竟大師姐對脖薄錦硯情有獨鐘。

這件事,他們這些人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以前還幫她出過不少的主意呢,現在垂涎了這麼多年的人,居然被小師妹給拐走了。

小師姐設身處地想了一下,覺得大師姐此時此刻肯定非常的鬨心。

但是鬨心也冇辦法呀,換做其他人的話他們還可以幫大師姐把人搶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