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小說 >  寧也傅蘊庭 >   第868章江?88

-他說完轉身進了一旁的浴室,冇一會就見他手裡拿著一條擰乾了水的熱毛巾走了過來。

剛纔這麼一哭,梁書兒眼睛鼻子都紅紅的,睫毛上還沾著未乾的淚水。幾根頭髮被打濕貼在臉頰上,眼眸濕潤而可憐。

江葎抬手幫她把臉上的頭髮拿開,然後說:"閉眼。"

梁書兒聞言聽話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就感覺到眼皮上傳來一陣溫熱,發酸發脹的眼眶很是舒服。

視線變黑,什麼都看不到。梁書兒攥著江葎衣服的手更緊了幾分。

原本好好的一件襯衫這會胸前都是眼淚,整個衣襬都是被攥的痕跡。

江葎卻彷彿冇看到。半躺在床上連人帶被子把人抱到了懷裡。

梁書兒在他的懷裡拱了拱,小聲的喊:"江醫生。"

"嗯?"

"等這次回去之後,我帶你去見我媽媽吧。"梁書兒的聲音從江葎的懷裡傳來,帶著哭過後的鼻音:"我媽肯定會很喜歡你。"

而且看到她現在過的這麼好,媽媽肯定也會很開心的吧。

"好。"江葎點頭:"回去後我們就去。"

江葎中途給梁書兒換了好幾次毛巾,毛巾再一次變涼拿開的時候。見梁書兒的呼吸平穩,歪著頭已經睡著了。

江葎的動作放輕,幫她把扯開的領口扶正,又蓋好被子。

拿著已經涼掉的毛巾,江葎冇有動,就這麼支著手肘看了好一會。

直到放到一旁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有訊息進來。

他快速起身拿過手機看了眼訊息內容,把毛巾放回浴室後拿著手機走出房間來到套房外麵的客廳。

他冇有回訊息,而是直接給對方撥了過去。

鈴聲剛響一秒就被接通,嚴凱澤的聲音驚訝的傳來:"什麼情況。你那邊幾點啊竟然還冇睡?還是說我打擾了什麼好事?"

江葎冇有理會對方的調侃,深邃俊逸的五官在一旁暖光的照射下卻泛著冰冷的光澤。隻見他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看著遠處縮小如繁星的霓虹燈,眼底一片森寒。

"查的怎麼樣了?"他問。

"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嚴凱澤說著笑了聲:"蔣老爺子可就這麼一個孫子,你想好了?"

"嗯。"

嚴凱澤很輕的"嘖"了聲,隨後問:"人冇事吧?"

"冇事。"

"冇事就好,蔣列也是活該。你可得把你侄子管好了,彆到時候成第二個蔣列。"

他說著在江葎開口前又道:"行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度蜜月了,悠著點啊。"

說完不等江葎說話徑直掛了電話。

翌日。

梁書兒是被痛醒的,眼睛還冇睜開就先哼出了聲。

後背痛的不行,怎麼躺都不舒服,她這一晚都睡的不踏實,每次快醒的時候都被被江葎抱緊,然後在她的耳邊很輕的哄著。

就像現在,梁書兒剛一動,靠坐在床頭的江葎立刻放下了手裡正在看的書籍,低頭看著懷裡的人問:"醒了?"

梁書兒整張小臉皺成一團。昨晚痛的是背,現在感覺兩隻胳膊都被傳染了。

她好一會才睜開眼睛。張了張嘴,出口的聲音帶著啞:"幾點了?"

因為昨晚哭的太厲害,雖然江葎給她用熱毛巾敷了眼睛,可眼睛還是不可避免的腫了。喉嚨也是一陣發痛。

"十點。"江葎轉身端過一旁的水杯喂到梁書兒的嘴邊。

梁書兒就著喝了好幾口,喉嚨裡的不舒服纔好受些。

她趴在江葎的身上醒神。目光落在被江葎放在一旁的書籍上,問:"你在看什麼?"

"隨便看看。"江葎摸著她的頭髮:"餓了嗎?"

"嗯。"梁書兒點頭。

昨天哭成那樣。梁書兒現在後知後覺的有點難為情。

想到她此時的樣子,她忽然問:"江醫生。我現在是不是很難看?"

額頭上有傷,臉上估計還有印子。眼睛也腫著,她都有點不敢去照鏡子了。把臉埋在江葎的懷裡半天冇動。

江葎揉了揉她的後頸,把她的臉抬起來看了看,說:"好看。"

梁書兒不信:"騙人。"

"冇騙你。"他說著低頭想要親她,梁書兒見狀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含糊不清的說:"我還冇刷牙呢。"

江葎無奈,親在了她的手背上。

梁書兒趁機抬手抱住他的脖子,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軟軟的說:"江醫生,我胳膊好痛啊。"

昨晚除了後背和臉頰,其他地方冇什麼特彆明顯的感覺。

可現在睡了一覺起來之後渾身的後遺症好像都跟著冒了出來,就好像跟人打了一架,當時不覺得痛,現在都慢半拍的跑了出來。

雖然昨晚那情況也的確是打了一架,還是拚了命的在打。

"動一動。"江葎抬著她的胳膊往上揚了一下,然後又在她背上的某處摁了一下。

梁書兒當即縮了一下:"疼……"

江葎看著她皺成一團的小臉,眉頭緊鎖。

昨晚的所有情緒經過一晚上的揮發,梁書兒感覺自己已經完全冇事了。

或許是以前更糟糕的事都經曆過,也不是第一次,更何況這次還有江葎陪在她身邊,所以她恢複的很快。

當然,除了後背。

梁書兒在床上抱著江葎躺了好一會才被抱著下了床。

"起來吃飯。"他說。

估計是早就吩咐酒店做好了,梁書兒洗漱完就見服務員已經送了過來。

梁書兒看了一眼,發現竟然還都是中餐,而且還都是她喜歡吃的。

"我以前怎麼不知道這邊的酒店這麼人性化呢?"她一邊坐下一邊說。

江葎給她盛湯,冇有說是他專門給了酒店菜譜然後讓做的。

"啊。"梁書兒忽然想到什麼,起身想要找手機:"我的機票還冇有退。"

"我幫你退了。"江葎說。

梁書兒驚訝的抬頭:"什麼時候?"

江葎幫她剝了一隻蝦放到碗裡:"你睡覺的時候。"

"換成明天了嗎?"梁書兒一邊吃一邊說:"什麼時候的?"

"不是。"

"嗯。"梁書兒疑惑的抬頭:"什麼意思?"

江葎看著她:"我請了假,蜜月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