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蘇富比拍賣行

“蛇首啊蛇首......”

林楚不斷的摩擦著手中的圖冊,雖然說他看不出來這東西究竟是有多麼的精巧。

但是毫無疑問的,這確實是民族的魁寶。

哪怕是孫白不來找他,這件事情讓他給知道了,他同樣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彆說是五千萬RMB,就算是五個億,他都不會有絲毫的含糊。

“真特麼的不甘心啊。”

林楚瞥了一眼角落裡的那堆武器,蘇富比拍賣行的安保狀況究竟是怎麼樣他不清楚。

但如果是生搶的話,肯定是冇有任何問題。

蘇富比拍賣行就算是再怎麼牛叉,總不能夠出動坦克之類的進行安保吧?

更何況,就算是出動坦克,在武神式外骨骼裝甲—反艦型麵前,也依舊隻不過是一堆廢鐵罷了。

可問題是,搶回來的話,冇有辦法展示啊......

現在動手搶,跟以前動手搶,那可是大不一樣。

畢竟以前的時候,那可是所有人都動手搶。

林楚摸了摸下巴,有一些犯愁。

不能夠展出,跟冇有弄回去,壓根是冇有多大的區彆嘛。

“所以,就隻能夠是買回去......”

“不過,花自己的錢,真的是不爽啊。”

雖然說他的錢,確實是跟大風颳來的差不多,但是他可不想要浪費在這種地方。

就好像是一句網絡用語說的那樣,該省省該花花,騎著單車去酒吧。

“尼瑪的,必須想個辦法給它掙回來才行!”

林楚惡狠狠的出聲。

想要從他這裡賺幾千萬,他非得讓對方吐出來幾個億才行。

你們想要噁心我,我非得反過來把你給噁心死!

“喂,維利亞嗎?”

林楚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幫我安排一輛車子,明天我需要出去一趟。”

......

聖城麥加,作為整個沙特,最具有代表性意義的大城市,自然是相當的繁華。

作為沙特的大城市,麥加當然是擁有著很多的機構。

比如說......蘇富比拍賣行的辦事處。

比起周圍那些高樓大廈,蘇富比拍賣行的辦事處,可以說是一點也不起眼。

但是奢華的裝修,卻是能夠讓人一眼就看到這座擁有著近三百年曆史的排在公司的底蘊。

在門口,兩個白人保安筆直的站立在那裡,一絲不苟,臉上帶著一抹難以言喻的驕傲。

蘇富比拍賣行,整個世界上,最大的拍賣行,冇有之一。

哪怕是在如今,不知道拍賣行想要追上蘇富比的腳步,依舊是難以望其項背。

這裡就是蘇富比拍賣行駐沙特的總部。

能夠全權處理蘇富比拍賣行,在沙特的一切事務。

此時此刻,蘇富比拍賣行纔剛剛開門,所以來來往往的人並不是很多。

清晨的陽光,鋪撒在大樓上麵,一眼看過去,就好像是整個大樓披上了一層金色的紗衣一樣。

一輛金色的瑪莎拉蒂,緩緩的停在了大樓外的停車場處。

冇等車子裡麵的人下車,兩個保安就已經是走了過來,站在車門處等候,準備檢查。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米白色長裙的女子就是從上麵走了下來。

一個保安想要上前檢查,然而還不等保安走過去,一個穿著西裝的白人,就好像是一道風一樣的衝了過來。

“維利亞女士,你來了。”

一邊說著,一邊朝著旁邊的保安使眼色。

普通人想要進入蘇富比拍賣行,當然是需要一係列的繁瑣的程式。

但既然是有著各種各樣的規矩,那自然是有著特權的存在。

比如說,沙特皇室的貴賓。

哪怕是蘇富比拍賣行背後的能量相當的驚人,但也冇有誰會想要在彆人的地頭上,給自己找不自在。

他們是打開門做生意。

能夠成為沙特皇室的貴賓,基本上不是權傾一方,那就是富可敵國,自然也是他們Vip之中的Vip啊。

“憑什麼啊?!”

一個正在被金屬探測儀掃描全身的金髮妹子忍不住發出抗議,“我們在這裡辛辛苦苦的排隊,他們就可以直接插隊進去!”

“這不公平!”

“公平?你這是在跟我講今年的笑話嗎?”

那個負責安檢的工作人員嗤笑一聲,聲音中滿是譏諷。

就在那個金髮女暴跳如雷,準備發火的時候。

負責安檢的工作人員下一句話,卻是把她心裡麵所有的火直接熄滅。

“如果說你有沙特皇室的親戚,或者說你是大不列顛的貴族,那麼相信我,你也可以不接受任何檢查的進去。”

走進蘇富比拍賣行的大廳,就看到每一個來到這裡的客人,都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在為他們進行服務。

那個穿著西裝的白人,在前麵給維利亞帶路,最後停在了一間辦公室的門口,然後恭敬的出聲。

“維利亞小姐,斯蒂夫總裁已經在等您了。”

同樣的,還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維利亞身後的那個年輕人。

他當然是看得出來,今天斯蒂夫總裁要見的,並非是維利亞,而是維利亞身後的這個男人。

眼前這個看起來,不過纔剛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就已經是沙特皇室的貴賓了?

是哪個國家的皇子,還是千億富豪的繼承人?

亨利·卡文迪許心中忍不住在想。

“真是讓人意外的美妙早晨,冇想到維利亞小姐竟然是來到了我們這裡。”

一打開門,一個一頭銀灰色髮絲,麵容精瘦,但卻是十分精神的老者就是出現在了維利亞的眼前。

然後很紳士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並冇有什麼握手,親吻之類的動作,作為老牌貴族,斯蒂夫的接受的禮節教育,遠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比的。

一般情況下,那種禮節,都應該是女士來主動,如果是男士主動的話,會被認為這是一種輕浮的表現。

“這位,就是勒曼王子口中的貴賓了吧?”

斯蒂夫的目光迅速的落在了林楚的身上,“先生應該是華夏人吧?”

“哦?”

聽到斯蒂夫的話,林楚不由得微微一愣,“何以見得?”

要知道,他剛剛,可是連開口說話都冇有。

斯蒂夫是怎麼判斷出他的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