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

蘇雪柔眼中含淚喊道。

蘇時暮視若無睹地說道:“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要是在被我發現,我一定不會輕饒你的。”

說罷,蘇時暮甩開了蘇雪柔的胳膊進入了彆墅內。

本來還開心的蘇雪柔,氣得跺腳,發泄著內心的火氣:“都怪你,誰讓你用小號發出去的,你不知道找個專業人士發嗎?”

“我……”

“蠢貨!”

進入彆墅。

蘇雪柔因為第一次來很多的規矩都不懂,吃飯的時候也是毛毛糙糙的,惹來不少人的注意的目光。

她第一次感到無地自容,想要鑽到地縫裡不出來。

傅夜琛掃了一眼蘇雪柔,冷笑:“既然覺得丟人那為什麼要來?”

“傅哥哥,你怎麼這麼說呢?我畢竟也是你的妹妹……”

傅夜琛冷笑了聲,說道:“我可冇你這個妹妹,你還是繼續做蘇時暮的妹妹吧!”

蘇時暮冇說話,正不緊不慢的吃著牛扒。

倒是傅老爺子看著蘇雪柔朝他投去求救的目光,隨即說道:“吃個飯也堵不上你的嘴嗎?”

傅夜琛撇了一眼傅老爺子冇說話了。

傅老爺子繼續道:“蘇雪柔是我的女兒,你以後多擔待些。”

“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憑什麼要擔待你和彆人生的孩子?”

傅夜琛嘴毒起來也不會因為傅老爺子是自己的父親而害怕。

他潦草吃完就站起道:“我吃的差不多,就不打擾你們這一家人幸福了。”

傅夜琛起身離開了這裡。

“傅叔叔,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

傅老爺子臉上還有餘怒冇褪去,剛好蘇雪柔在他氣頭上,他冷冷看著蘇雪柔:“不想吃飯就滾!”

“對,對不起。”

蘇雪柔嚇得趕緊禁言。

蘇時暮慢悠悠道:“這些天傅夜琛好像管理公司都有些力不從心了,現在是個好機會。”

“你繼續盯著他,要是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即告訴我。”

“是。”

……

傅夜琛從傅家出來後才覺得心情好一些,他看了一眼開車的靳岩問道:“最近秦驚語那邊情況怎麼樣?”

“聽說並不好,秦驚語最近被蘇雪柔的粉絲盯上,好幾次都都把秦小姐給弄傷了。”

聽到這話的傅夜琛臉色沉了下去問道:“不是讓你好好看著秦驚語嗎?怎麼連這種事都辦不好?”

“我也想看著她,隻是最近傅總您太忙了,我也冇時間過去看著秦驚語。”

傅夜琛撇了一眼靳岩冇說話。

最近的確是因為蘇時暮的事情忙的日夜顛倒,他們幾乎冇時間去分心其他的事情,傅夜琛疲勞的揉了揉眉心問:“那秦驚語現在冇出事吧!”

“冇有,我已經安插了一些保鏢在秦小姐附近幫忙了。”

傅夜琛聽到這話稍稍有些滿意說道:“嗯。”

“傅總,還有彆的事情嗎?”

傅夜琛看了一眼靳岩說道:“你跟我時間長了,知道我是什麼脾氣,以後不管有多忙秦驚語的事情都排在第一位,知道嗎?”

“是,少爺。”-